内江汉安堂论坛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手机APP 社区

内江汉安堂论坛

查看:2906 回复:0 发表于 2018-1-8 10:33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8 1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威远正在消失的老手艺 有的再也见不到了… [复制链接]

曾经的威远

刀钝了有磨刀匠
伞坏了找修伞匠
剪头发从来不推销卡
女人们喜欢围在一起做花边
……
这些曾经在那个年代辉煌一时
现在看起来又充满乡土气息的草根手艺
正在逐步地淡出我们的视线




时代在发展
这些老手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
老手艺渐渐随岁月远去
也许只有文字、图片和我们的记忆
证明它们曾存在过

  

在威远,这些老手艺正逐渐消失!

剃头匠

剃头匠是中国民间的古老职业,他们手艺精湛,历史悠久。



这里没有轰炸式的办卡推销,只有跟老伙计的拉家常,即使环境简陋,也比美容美发厅来的舒适自在。



这个有年代感的椅子,见证这个店子一路走来的历程。


三路口红绿灯口子上,廖师傅是一名老剃头匠,已经在这里做了42年了,19岁他就开始做这个行业,几十年如一日。



剃头、刮面、掏耳朵,这些练习了几十年的活计,操作起来得心应手,顾客也享受的很。


掏耳朵不能少,这样一套老式的专业掏耳朵工具,市面上已经很难找到了.



另外东大桥的古师傅,做这个已经40年,每天7点左右就来到这个地方。



每天早出晚归,古师傅说客人来剃头收的8元钱。他给人理发时,眼神十分笃定,一脸的认真,因为这是他最擅长的绝活。


在不讲究发型样式、没有电力器械辅助的年代,这些剃头匠靠的全是手上功夫。



补鞋

三百六十行,少不了补鞋匠。补鞋虽然算不上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但确实需要专业经验和专用工具。


李师傅做了二十多年修鞋匠,他每天准时到威中旁边,早上七、八点钟来,下午6点半那些样子回家。


一大早李师傅就开始忙碌起来了,他给我们说道:如果鞋子只粘一下,就一两块钱,如果是要大修大补的,价格也在几块钱之内,收费都比较低。


这些都是补鞋要用的工具,
李师傅
熟练地把各种工具摆好,膝盖上盖好围兜,然后拿起工具敲敲打打,5分钟,一双鞋子就修好了。



做棉鞋

小时候,对家乡冬天的记忆就是穿上臃肿的棉衣,裹上厚厚的棉帽,裹上厚厚的棉帽,裹上厚厚的棉帽,活脱脱像是装在套子里的人。




在威远河边公园,我们看见高婆婆跟祝婆婆正在一针一线的缝制着棉鞋。


穿针引线,缝制棉鞋,看着孩子们穿上她们做的鞋,她们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。






全部都是她们纯手工缝制的,做一双鞋子要花上几天的时间,价格有15元一双、有20多的,也有30元一双的。


一连串有节奏的拉拽、缠绕、打紧……起针落针一气呵成,灵巧娴熟,看似普通的一针一线,却充满着温暖的。

爆米花

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,儿时那浓浓香味的爆米花,深深映在脑海里。




威远街头,一位老师傅正在嘣爆米花



爆米花出锅后,就会倒进帆布做成的筒子里


 与其他生意不同,爆米花不需要叫喊吆喝,“嘭……”的一声向便会引来大家的目光。


打铁匠

打铁是门古老而艰苦的手艺,现如今在威远县城街头几乎看不到打铁的踪迹了。



打铁铺的主人王师傅,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以打铁为生,他从15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铁匠手艺。



打铁是一门传统的手工工艺,在过去,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菜刀、锅铲、剪刀等日用品以及犁、耙、锄、镐等农具,都出自这些打铁艺人之手。




而这些正在消失的工匠,,他们保护了祖辈一代又一代留下的技艺,他们坚守着对产品极致完美的追求。




时代在进步,
什么东西都会改进。
但是,不变的是记忆。


补锅
裁缝
纳鞋
爆米花
做扫把
修钢笔
弹棉花
锉刀、磨剪子
……
正在消失的老手艺还有很多
那些熟悉的叫喊声渐渐消弱
许多我们熟知的老手艺
正在悄悄远去,成为绝响

你身边有没有手艺人?
你还知道什么老手艺呢?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入堂

本版积分规则


关于我们 | 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| 投诉建议 | 申请认证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