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江汉安堂论坛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手机APP 社区

内江汉安堂论坛

查看:817 回复:1 发表于 2018-2-13 15:38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5-22 07:52
  • 签到天数: 163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2-13 15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圣水寺曾经有一位“干和尚”,肉身不腐 [复制链接]

    内江圣水寺因庙地宽广宏深、交通便利,法脉传承久远,在信众中有很高的知名度。加之清代寺里有一位怪异僧人,其独特的僧伽生活、修行方式、诗联才气以及圆寂后“肉身不腐”的神奇现象,给圣水寺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。
    孩提时,笔者就听信奉佛教的母亲说过,圣水寺有一位“干和尚”,肉身不腐,端坐于庙堂。母亲的讲述,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深刻印象。
    2013年,圣水寺编修《圣水寺寺志》,笔者受邀参与。在征集史料时,亦特别注意“干和尚”的史料收集、整理,才知道“干和尚”法名叫默野。
    1997版《内江县志·宗教·佛教》对名僧有简介,称默野与诗僧丈雪“此二人,对内江影响颇广,均有传记。”
    内江文化界人士、《圣水寺寺志》编委会成员陶世琼先生在收集典籍时,发现 1997年版的《聊斋志异续编》,有丁治棠为内江圣水寺异僧默野写的传记《仕隐斋涉笔》,特复制存于《圣水寺寺志》,现部分摘录如下:
    “内江县圣水寺,有异僧。不知何许人。突来寺,坐山门外阶级上,戴破絮帽,著百结衲袄,不食不言,三日夜未移处。寺固大丛林,有僧百余,睹其异,白长老。长老出验之,谓为有来因人。招之入则入,与之食则食,拣下寮安置之。尝数日不食,一食必兼人。与语能领略,但笑不言。所服衲帽,酷暑未解,近之无秽气。晦翁洪公,名成鼎,以名进士宰蜀川。晚年卸篆闲游,遇畸士、高僧甚夥……”
    f1d23ed8297c4c34a56a544caa283d30_th.jpeg
    圣水寺默野堂遗址
    据载,默野,清雍正初年来内江圣水寺。来时,坐寺庙山门外,着破衣,穿草鞋,衣衫不整。寺庙僧人与他交流,他很少回复,僧人端来素斋给他,他就用斋;不给他,他不会主动讨要。这怪异的异乡人,引起了当时寺庙住持可拙的注意并将其收入庙内。
    时进士、安岳县令洪承鼎(号晦翁)听说圣水寺有一异僧,于乾隆三十九年(1774)六月游圣水寺,访默野。洪承鼎见默野夏天头戴破棉帽,身披破布衲,行同灵隐寺道济和尚,似痴非痴,若癫非癫。他在与之交流接触时,默野沉默少语,从他口中获得的信息很少。但洪承鼎通过观察其生活起居、修行方式等,并拜访对默野比较了解的可拙弟子、时年已76岁的三谦和尚,获得了不少信息,经梳理后撰成数千言《默野僧传》存世,为后世了解这位奇特的僧人提供了难得的史料。
    身为前清进士、时任安岳县令的洪成鼎,为什么要给这位怪异僧人取名“默野”?据推测,“默”代表其能说话,并非哑人,对所见事物只是默记于心,不轻易表露;“野”,或许与他很“野”的生活及修行方式有关。据记载,默野在寺内白天漫步,夜晚倚壁打坐。寺内供僧人居住的寮房,他不居;给他衣衲,他不穿。寺内安排的修持功课等僧人必修课,他时而参加,时而缺课。痴痴呆呆,游来游去。禅宗传承“一日不作,一日不休”的耕休方式,寺僧耕田除草、收获运粮等劳动,默野有时缺席,有时也随众僧一起干。他干活有条不紊,力大超人,一日劳作成果胜过多人合计……
    清乾隆五十八年(1793),默野圆寂。圆寂的前一天,他用木炭一挥,成诗一首于壁:“天地中空日月明,无人不向此间生。从今撒手西归去,免得拖泥带水行。”书毕,端坐圆寂,然肉身不化,干枯不朽,后人膜拜者众,香火不断。
    今内江圣水寺阅览室(原“默野堂”)石柱遗存有两副清代对联,其中一副联联文如下:
    默野禅师 法右
    不可说不必说默而识之真智慧;
    无幻相无呆相僧者净也极空明
    蒻蘭山樵繡川何元普敬题 □□
    (印章两枚)
    一生怪异少言、修行方式奇特的僧人,留下了格律工整、意蕴深邃的七绝诗一首,令人称奇,可见这位怪僧才气之高。
    关于默野活了多少岁,有人根据他来圣水寺始推算,说他活了130岁,这应是个约数,目前尚无证据考证。
    据亲眼见过圣水寺“干和尚”的文史前辈罗康体介绍,以前,默野的“干尸”供奉于圣水寺庙内,每至四月初八“浴佛节”,僧众都要把“干和尚”抬出来,围绕圣水寺转一圈,名为“出驾”。僧人、僧徒、在家居士以及省内外大山名寺的高僧大德,都会前来圣水寺“护驾”,诵传佛经宝典。当天,连同圣水寺僧人二三百人,参加“出驾”的僧人甚多。是时,寺庙外楠木林诵读朗朗,黄卷青灯,鼓乐声声,幡旗飘展,上千名身披袈裟的僧人,与各地赶来的信众,虔诚地举行盛大的宗教活动。而寺外马路边,小商贩纷纷将地方特色名小吃搬来叫卖,一时间,圣水丛林佛事活动达到高潮,这样的活动会持续七八天。解放后,再无此盛况。
    2013年5月7日,笔者随几位同好前往东兴区般若寺拜望并采访时年88岁、上世纪40年代曾在圣水寺修持过几年的圣德。圣德记忆力很好,向我们讲述了他所知圣水寺民国时期的组织结构、文教研究院、素食文化……当我们问及是否见过“干和尚”肉身一事时,圣德回答:“我见过‘干和尚’肉身,是肉身坐像,脸黑光黑光的,黑面,当时供在‘默野堂’,每年‘四月八’,都要将‘干祖师’肉身抬出庙巡游,供僧众瞻仰、礼拜。”我们问他“干和尚”肉身是何时消失的,圣德说他上世纪40年代末期就离开圣水寺,之后的情况就不清楚了。
    内江文化界前辈王况,也曾向笔者谈及他见过“干和尚”肉身端坐于殿堂之事。但后来,他到圣水寺踏寻旧迹,已不见“干和尚”肉身的踪影。
    “干和尚”肉身何时消失?是自然因素,还是人为原因?至今,仍未有人说得清。
    在内江,僧人遗形不朽者,除上文述及外,笔者所知见诸文字的另有两躯:其一,观音滩(现东兴区顺河镇)明建清凉寺《观音滩清凉寺干和尚碑》:题清凉寺悟智禅师遗形不朽盘坐如生(有序),已考之县志之;其二,隆昌县界市宝华寺曾记载有“干和尚”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5-22 07:52
  • 签到天数: 163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2-13 1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圣水寺“干和尚”的传说    内江城西圣水寺外的沱江河中,有一窝“焦鱼”,全身焦黑,似烧焦状。据长年在沱江中捕鱼的老渔民讲,这种鱼仅圣水寺外的河段才有,偶尔捕获一尾,但都放回江中,并说和圣水寺“干和尚”有关。
        传说清朝初年,圣水寺有位怪和尚,后人称之“干和尚”。有年夏天,他提烘笼扛钓鱼竿,独自过江到圣水寺对岸钓鱼,所钓之鱼放入烘笼烧焦,取出食用,其后,有一放牛娃儿看见了,对“干和尚”说,“师父,你们和尚是吃素不伤生的,圣水寺还有放生池,你啷个钓鱼,还烧来吃?”“干和尚”似有所悟道:“是呀,但我已经吃了,啷个办?”放牛娃儿说:“你吐出来嘛。”“干和尚听后,真作个呕,将所食烧鱼全数吐出,只见所吐烧鱼入水后,顷刻活泼游去,这些“焦鱼”似乎为感“干和尚”再造之恩,而不远游,仅在圣水寺外的江中。
        据说一个上任途经内江的官,船舶圣水寺外,为其母求“干和尚”画一墨龙,“干和尚”随意抹了一笔,嘱未见其母不可展视。这官待开船不久出于好奇,展纸而视,只见金光一闪,纸上墨线条跃出沱江中,化墨龙逝去,这官长叹不已,后人称墨龙跃江处为乌龙沱。
        这仅仅是传说,但“干和尚”确有其人,就是《内江县志》所载的默野。“默野不知何许人也,雍正间来邑,坐于寺水门外,蓬头,草履,破袖外无一物,如丐不乞,如颠不狂,可食不食。老僧可拙异而善视之,旋为之薤发。日则随处行游,夜则倚壁安坐,众呼为疯和尚。”乾隆甲午年六月,洪成鼎客内江游圣水寺,会见了默野,并为他写了详细传记。默野于“癸丑正月望端坐而寂,莫计其年,或曰百三十余见”,死后尸体干枯不朽,藏二石室内供人拜瞻,遂称“干和尚”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入堂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
    关于我们 | 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| 投诉建议 | 申请认证
    展开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