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江汉安堂论坛
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手机APP 社区

内江汉安堂论坛

查看:487 回复:0 发表于 2021-2-22 16:09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8-10-24 11:53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2-22 16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从桂湖出发——探访长江路(一) [复制链接]

    微信图片_20210210094511.jpg

    郭沫若题写的“桂湖”

    范长江是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,他创造了新闻史上的三个第一:第一个公开报道红军长征的记者、第一个进入红色政权中心延安采访的记者、第一个真实披露西安事变真相的记者。1991年,经中宣部批准以他名字命名的“范长江新闻奖”是我国新闻工作者的最高荣誉奖。

    为了更好地挖掘长江事迹、丰富长江思想内涵,弘扬长江精神,东兴区政协多次组织相关人员,先后前往甘肃、内蒙古、广西等地,沿着范长江的足迹进行资料收集,取得不少珍贵资料,并分别结集出版了《记者丰碑范长江》文史资料二期,为传承红色基因、弘扬长江精神发挥了文史资料的作用。

    2020年10月11日,范长江文史资料收集组再次出发,分别前往新都、江油、西安、延安、确山进行资料收集。这几个地方也是范长江人生经历的重要节点:新都是范长江西北之行的起点,江油是他西北行线路中的重要一站,西安是他报道西安事变真相的现场,延安是他进入红色政权中心采访和转战陕北时期的重要历程,确山是他罹难之地。范长江文史收集组一行沿着这个路线,历时10天,行程4000多公里,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,为探寻范长江不平凡的一生提供了丰富的史料。

    微信图片_20210210094525.jpg

    桂湖公园内的秋荷


    范长江的西北之行所发出通讯报道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目光,他西北之行所采写的新闻通讯报道整理汇编成的《中国的西北角》在当时引起巨大的轰动,在一年时间再版九次,可以说是创造了当时出版界的一个奇迹。

    范长江的西北之行为什么会产生这样大的影响呢?难道他是第一个报道西北的记者么?当然不是,在他之前,很多文人、学者、记者都到过西北,也写了不少关于西北方面的报道。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渭南学者刘文海于1928年11月至1930年1月前往甘肃、陕西、内蒙八省等写下的《西北见闻记》,还有吴震华于1934年10月至1935年8月徒步经青海、甘肃、宁夏、陕西、绥远五省后完成的《西北徒步之一瞥》,以及申报记者陈庚雅从1934年3月至1935年3月途经内蒙古、察哈尔(后并入内蒙古)、宁夏、甘肃、青海等九省,行程万余里,写下的旅行通讯集《西北视察记》等。

    这些人都纷纷前往西北进行考察,并有不少成果,说明大家早已对西北十分关注了。但这些为什么都没能像范长江的西北行那样引起高度关注呢?我想主要是范长江西北之行更为深入,报道的形式更为生动,内容不仅报道了当时的西北现状、民族关系等,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追踪报道了长征途中的红军,这是其他人在西北考察时没有的内容。《中国的西北角》是范长江的成名之作,也是范长江的经典之作。

    1935年6月,范长江从成都出发,开始了他著名的西北之行。新都在成都近郊,范长江西北之行的第一站就是新都。他在《中国的西北角》的《成兰纪行》中写道:“记者一个人带着非常简单的行李,出了(成都)北门,向新都出发” 。

    当时,新都是成都的一个重镇,非常有名,范长江说:“成都中上层人士,没有不知道新都的,因为新都有一个非常有名的‘桂湖’。”桂湖为什么出名呢?原来,桂湖始建于唐初年间,原名“南亭”,到明代后,这里成了杨慎(升庵)的故宅。杨慎,字升庵,生于明孝宗弘治元年,其父亲杨廷和是吏部尚书、武英殿大学士,杨慎生于书香门第,加之自己聪颖好学,24岁时即考中状元,授于翰林修撰。杨升庵在此居住时,大种桂树,每到中秋节前后,这里桂花簇聚盛开,馨香浓郁,溢远传芳,使得新都人纷纷效仿,种植桂花树蔚然成风,杨升庵亦将此处命名为“桂湖”,新都“桂湖”因而得名。

    桂湖亭台楼阁,曲径回环,范长江写道:“湖大虽不及瘦西湖之一半,却浓荫蓋道,曲港含情,小桥桂径,画榭波栏。游人如初游其地,顿觉进入清幽境界”。这里有深厚的人文气息和优美的景致,成为当时成都中上层人士的乐地。范长江这样记述:“至于上层社会的人物,特别是军人,他们是干脆带上姨太太,在自己建造的别墅,或占据一定的公共场所,大‘消’其‘夏’。月明之夜,他们是‘开琼筵以坐花,飞羽觞而醉月’。女人的嬉笑声,老爷的哈叱声,与夫役们的急步声相应和。”

    范长江在新都时,即感受到当时达官贵人的安逸享乐生活,也看到了另外一些情况,“新都城里,此时驻了一团新由江油败退下来的四川军队,因为好久没发军饷,士兵不服管束,相继逃亡,后始以“不下操”和“自由出入”为条件,暂维残局。”这段文字隐隐表露前方“剿匪”战事情况,同时也反映了国民党军队的军纪状况。

    范长江第一次描写国民党军队时就用了“败退”一词,体现了范长江对国民党军队明显的个人情绪和态度。这些现象,激起了范长江更迫切想去前方探究红军动向的心情。

    出了新都,范长江看到这里农田肥沃,土地里的庄稼长势良好,看样子肯定是要大丰收的,当地人应该生活富足,但事实并非如此,展现在他眼前的是“城根附近和大道两旁,却有许多被饿得半死的农民。看他们的皮肤颜色,他们确实是非常健康的劳动者。以肥沃的土地、丰收和年成、勤劳的农夫,而终不免成为道旁之饿殍,实令人大惑不解。”而后在前往新繁的途中,范长江看到沿途房屋破败不堪,而嗜鸦片者比比皆是,不仅让范长江发出“谁实为之,孰令致之”的责问。

    从新都刚出发,范长江脑海里就出现了很多让他想解开的谜团和想得到的答案。这也是范长江在西北之行中,即使遇到各种各样的艰难和危险也一往无前的动力。也正因为如此,范长江西北之行发出的通讯报道才引起世人的关注,从而成就了范长江《中国的西北角》的诞生。◇段瑞明 文/图
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入堂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
    关于我们 | 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 | 投诉建议 | 申请认证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